马文通简介 马文通个人资料介绍

历史忆 83 0
本文主要介绍马文通简介、人生经历、个人资料。马文通,[公元1924年-1947年]。

马文通,1924年出生于北京市顺义县焦庄户村一个贫苦农民的家庭。连年的军阀混战,加上地主恶霸的剥削压榨,一家四口守着仅有的那点山坡地,难以维持生活。不得已,母亲只好领着他和哥哥挖野菜采树叶,凑和着填饱肚子。尽管这样,也是吃了上顿愁下顿。以后,两个妹妹又相继降生,从此家里穷得更是揭不开锅了。
  1933年,日军的铁蹄踏进了我冀东大片国土。他们杀人放火无恶不作。马文通的一家也和千千万万的家庭一样,在阶级剥削之上又增加了民族压迫。
  1938年秋,为配合冀东人民抗日大-,同时向西开辟平原地区,八路军挺进纵队的一个支队约80多人来到焦庄户开辟工作。这极大地鼓舞了焦庄户人民的抗日热情。后来,县、区干部又经常来到焦庄户秘密活动,宣传革命道理,发展党的组织,开展对敌斗争。干部们经常住在马文通家,给他和哥哥马文藻讲些革命道理,使哥俩的思想觉悟不断提高。不久,马文藻就投身于革命。在党的教育和哥哥的影响下,马文通渐渐懂得:穷人要过上好日子,就得团结起来,拿起枪杆子,和地主老财斗,和日本鬼子斗,推翻这个人吃人的社会。
  1943年,共产党领导的各种群众性的革命组织相继建立。在筹建民兵中队时,19岁的马文通头一个报了名。在他的带动下,许多青壮年踊跃参加。100多人的民兵中队,短短几天就建立起来了,马文通被任命为小队长。残酷的斗争现实告诉他,要取得斗争的胜利就得有过硬的杀敌本领。因此,平时一有空,他就练习瞄准、射击、装卸0。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很短的时间里,他练就了一手好枪法,几乎是百发百中。当时,民兵的0还比较少,主要的武器是地雷、手榴弹。他和哥哥一起,常常上山练习埋雷、排雷。天长日久,他自己还琢磨出一种用长绳子甩雷的方法。
  马文通在抗日的队伍里,在党的教育下,逐渐成熟起来,他身高体壮,胆略过人,曾多次深入敌穴,去捉特务和伪警察。
  距焦庄户不远的王泮庄建有日伪据点,据点的伪警察、特务,依附日本人的势力欺压百姓,掠夺财物,还帮助日本人搜捕中共地下党员和区、村干部,群众恨之入骨。上级决定摸清据点情况,及时打击敌人。于是,马文通自告奋勇,抢到了抓“舌头”的任务。
  1944年初的一天傍晚,在通向王泮庄的路上,歪歪斜斜地走着三个人。他们敞胸露怀,醉言醉语。原来是经过乔装打扮的马文通和两个民兵战士。三个人摇摇晃晃地来到王泮庄村,两个站岗的伪军发现他们,立刻警觉起来,端着枪喝问:“干什么的?”三个人装作没听见,继续向前走着。来到近前,两个伪军发现是三个醉汉,也就放松了警惕。刹时,马文通飞快上前,迅速掏出两把短枪,分别抵住了两个伪军,威严而低沉地命令道:“别动!动就打死你们!”与此同时,两个民兵的手枪也分别顶住了敌人的后腰。两个伪军吓得魂不附体,乖乖地作了俘虏。任务完成后,马文通等三个民兵受到了上级的表扬。
  1944年到1945年初,日本帝国主义不甘心自己的失败,作垂死的挣扎,对抗日根据地的进攻更加疯狂。为了保护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不让敌人抢走一粒粮一寸布,焦庄户人民利用地道,机动灵活地同敌人展开了不屈不挠的斗争。
  马文通等民兵骨干在老村长马福的带领下,利用夜间,秘密地将原来只有一个洞口的隐蔽洞进行了改造,扩展成由村里通向村外的地道,并在村外修了隐蔽的洞口。这样,就可以巧妙地摆脱敌人的包围。后来又在县文教科长徐进的指导下,对地道进行了进一步的改善。他们平着挖一段后,再往下挖一小段,再平着挖,接着又往上挖一段,最后再平着往前挖,使这段地道成了“凹”字形。两头各装上一块活动的木板,旁边备有水缸和黄土。人进入地道,过了一段后,把木板盖上,再垫上土泼上水,就不怕敌人用烟熏或放毒气了。同时,他们还把地道口隐蔽地修在锅台、碾盘、驴槽底下,将地道与村头的地堡相连,在夹壁墙上掏上枪眼。这样既能隐蔽转移,又能有效地消灭敌人。
  一次,有20几个日本兵在30多个警备队员来焦庄户抢粮。发现敌情后,群众迅速撤进地道,民兵也做好了战斗装备。进村的敌人不见一个人影,正在纳闷,就听得“轰、轰”两声巨响,马文通埋的石雷在敌群中开了花,接着隐蔽的民兵一齐开火。敌人遭到突然打击,慌乱地打了几枪,扔下六具尸体,狼狈地逃回据点去了。
  在抗日战争中,焦庄户人民,利用地道战、地雷战打退了敌人多次进攻,消灭了大量敌人,有效地保卫了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当时,虽然敌强我弱,斗争形势很残酷,但焦庄户还是比较安全的。因此,八路军伤病员和县、区干部常常住在这村。焦庄户在当时享有“抗日堡垒村”的盛誉。
  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无条件投降后,蒋介石又挑起了内战,焦庄户人民又拿起枪杆同国民党反动派展开了艰苦卓绝的斗争。经过无数次战斗的考验,马文通已成为一名机智勇敢的民兵小队长。
  内战爆发后,反动的地方武装纷纷成立,其中地主武装“伙会”对解放区的威胁最大,他们地形熟,对穷人怀有刻骨仇恨,非常反动,对解放区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
  1946年8月12日,从密云县来30多个国民党军和“伙会”进攻焦庄户。天刚蒙蒙亮,敌人就包围了村子。他们怕踩上地雷,不敢贸然进村,就从村外向村-击,枪一响,民兵们就紧急集合起来,在队长焦广的指挥下,立即投入了战斗。
  战斗中,马文通灵机一动,对身边两个民兵说:“跟我来。”说着,三个先冲到村边,向敌人猛烈射击,敌人的火力立刻被吸引过来。这时其他民兵从村西南隐蔽地摸出去,绕到敌人的背后,对准正在进村的敌人开了火。这时天还没亮,敌人被身后突如其来的子弹打得晕头转向,以为是中了埋伏,急忙扛起机枪,夹着尾巴逃窜了。
  同年秋的一天晚上,焦庄户的民兵从敌人内部得到情报:夜里,“伙会”有一批粮食要从龙湾屯运到密云县城去。大家分析了情况,认为焦庄户村西的六股道是运粮敌人的必经之路,于是决定在这里打击敌人。由马文通带领的一个小队为骨干,组织十多个民兵去完成这次任务。马文通把这10多个民兵分成三个小组,进行了具体布置。这天夜里,天幕上缀着几颗星星,大地显得格外沉寂而空旷。秋天的夜晚已有些寒意,但埋伏在六股道东面的民兵们,个个精神抖擞,盼望着战斗早点打响。果然,没多久,“嗒嗒”的驴蹄声由远而近。“注意隐蔽,按原计划打”。马文通小声嘱咐大家。这时隐约看见长长的运粮队伍渐渐来到近前。就听马文通一声命令“打!”十多个民兵一齐向敌人开火,手榴弹在粮队的附近0。敌人情知中了埋伏,又知道焦庄户民兵的厉害,只好丢下粮食慌忙向王泮庄据点逃去。民兵们迅速清理了战场,满载着战利品撤出了战场。这次战斗,缴获粮食20多驮,合3000多斤,驴20多头。为了表扬他们,村党支部奖给马文通等十几个民兵每人一条毛巾。
  1947年,对敌斗争越来越尖锐复杂。焦庄户人民在党的领导下,始终坚贞不屈。他们利用地道战、地雷战,打退了敌人多次进攻。
  这年6月8日,天还没亮,200多名敌军再一次围攻焦庄户。民兵立刻进入地堡准备战斗,群众也下了地道隐蔽起来。敌人很快冲了上来,可是看不见一个人影,而民兵在地堡里对敌人的行动却看得清清楚楚。等敌人走近了,马文通等民兵一齐射击,并连续扔出手榴弹和手雷。“伙会”见火力太强,知道得不到便宜,便逃走了。
  吃了败仗的敌人,十分恼火,进攻的次数越来越频繁,而且兵力也越来越多。1947年10月30日,天刚蒙蒙亮,村外就突然响起了枪声。枪声就是命令。刚从床上坐起来的马文通,飞快地穿好衣服,“腾”地跳下地,提起手枪快速地向武装部跑去。那天,村里的大部分民兵都给鱼子山根据地送军粮去了,余下的少数民兵手里只有13支大枪和一些土枪、手榴弹、地雷。围攻焦庄户的敌人是以刘润为首的地主“伙会”,共300多人。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中队长果断地将民兵分为三路,分别阻击东、南、北三面的敌人,尽可能地拖住敌人,以便使群众安全转移。
  马文通带领几个民兵阻击村东最大的一股敌人。这时,村东南山上的敌人在两挺机枪的掩护下,有一个“伙会”已爬到离村边只有几十米远的地方,这家伙刚一抬头,就被马文通一枪“报销”了。后面的大群敌人想强行往村里冲,也被马文通等人扔出去的手榴弹炸死了好几个,其余的敌人仓皇地退了回去。敌人见冲不进村,便加强了火力。马文通一面沉着果断地指挥战斗,一面选择有利地形,边打边撤,退到一堵矮墙后面,以矮墙作掩体继续阻击敌人。村外小山上的机枪像炒豆般作响,子弹打在墙上,石渣四溅。马文通听到机枪声心里就痒痒,心想:“有机会非把机枪搞过来不可!”
  敌人依仗人多武器好,不断向村子逼近。但是,在民兵的英勇阻击下,始终未能进村。中午,敌人又调来了增援部队,进攻越来越疯狂。为避免伤亡,民兵们全部撤进武装部的院内,由马文通等几个民兵作掩护,其余迅速进入院内的地道。由于民兵们的顽强阻击,拖延了敌人的进村时间,乡亲们已经安全转移。
  马文通在台阶上向敌人打几枪,便悄悄地登上墙角的一个土堆向外望。他看到墙外有一大群“伙会”朝院子冲来,有一个敌人还端着一挺机枪。马文通想把机枪搞过来。可是怎么个搞法呢?一低头,他突然看到墙角放的地雷,高兴地对那几个民兵说:“你们先撤,我试试用地雷将敌人的机枪夺过来,实在不行我再撤。”说完他便迅速用一根长绳拴好地雷的引线,准备从墙里扔出去,炸伤敌人后,乘混乱之际夺取机枪。马文通刚把地雷拴好,发现敌人已靠近了围墙,他便迅速站到墙边,双手将地雷高高举起,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引绳缠在了他的腿上,只听得一声巨响,年仅23岁的马文通,壮烈牺牲。
  马文通的英勇行为,惊呆了墙外的敌人,他们没敢再往上冲。他们尝过焦庄户地道的苦头,不敢在村内久留,在大烧大抢之后,便驮着抢来的东西,抬着死尸滚回去了。这次战斗,民兵共打死、打伤16个敌人。
  战斗结束后,焦庄户人民为马文通举行了隆重的安葬仪式。烈士的陵墓背靠歪坨山,面向金鸡河。烈士的英魂,如青山流水长存!
  (曾绍国)

同年(公元1924年)出生的名人:

梅庚年 (1924~1975) 河北省保定易县

马文亮 (1924~1946) 北京市房山区

张以民 (1924~1982) 浙江省绍兴诸暨

刘仕绥 (1924~1946) 北京市怀柔

李混子 (1924~1946) 河北省

+ 更多公元1924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47年)去世的名人:

那保顺 (1915~1947) 辽宁省大连瓦房店市

雷天明 (1916~1947) 湖北省十堰市房县

刘丹东 (1919~1947) 陕西省商洛丹凤县

吕明仁 (1914~1947) 辽宁省大连庄河市

梁振江 (1929~1947) 河北省沧州任丘

李建茂 (1918~1947) 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卓资县

+ 更多公元1947年去世的名人》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