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为什么要受美国制裁

历史忆词语网 25 0
一、违法违规经营
这一系列事件的起初原因是2016年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在调查中发现中兴通讯违反美国出口管制制度向包括伊朗、朝鲜在内的受制裁国家再出口美国受管制产品,同时公司高管还支持法务部门制定并组织实施相关的风险规避方案。
虽然中兴通讯在国内舆论中以美国的出口管制政策不正义来为己开脱,但正如我国商务部发言人在系列回应中一再强调的:“中方一贯要求中国企业在海外经营过程中,遵守东道国的法律政策,合法合规开展经营”,中兴通讯为了短期的商业合同利益,采取各种隐蔽手段将其从美国本土采购的部分产品再出口到被美国禁运的国家,本身确实违反了美国政府的出口管制制度。
遵纪守法是公司从事商业运营的底线,违法犯规将给公司带来致命性的打击。中兴通讯的法务部本应以“合法合规”为底线监督和指导公司的经营管理,但在实际操作中却牵头组织制定《关于全面整顿和规范公司出口管制相关业务的报告》和《进出口管制风险规避方案》两份文件来帮助公司实施相关违法行为,令人不能不担忧中兴通讯的内控风险;而中兴通讯的高管对此报告的批复和采用,更是将公司经营置于违反所在国法律的高风险之中,有违公司股东诚信经营的托付义务,是其职业操守的破产。
最终的结果是中兴通讯在2017年4月与美国相关政府部门签署和解协议,对其违反美国出口管制法律“同意认罪”并分别向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和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管理办公室(OFAC)分别支付了3.6亿美元和1亿美元的行政罚款。
二、妨碍司法调查。
除出口违规以外,中兴通讯还被美国司法部门发现其提供的实质性虚假陈述违反了美国若干刑事法规,由此被法院认定妨碍司法公正。
在2017年4月的和解协议中,中兴通讯除了向美国商务部和美国财政部支付的4.6亿美元行政罚款之外,还向美国司法部(DOJ)支付了4.3亿美元的刑事罚款和没收款项。这一罚款,基于中兴通讯在调查过程中因提供信息及其他行为违法了相关美国法律法规而同意认罪和解。
根据法院的文件,尽管知道一个针对其对伊朗出口行为的大陪审团的调查正在进行,中兴通讯还是采取了多项措施向美国政府隐瞒相关信息:文件披露中兴通讯制定了“一个精心的计划”,通过其辩护律师雇佣的司法会计事务所来销毁其与伊朗交易有关的数据;中兴通讯还要求涉及到伊朗交易的每个员工签署保密协议,并成立了一个合同数据归纳小组,从数据库中识别和删除与这些交易相关的所有数据。
明知司法部门正在调查,还试图通过多种手段去掩盖违规行为,对于应以诚信经营为本的公司实体而言,实属错上加错之举,中兴通讯由此向美国司法部支付的罚款款项也高于其他部门。
三、有违诚信。
在2016年3月与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达成的和解协议中,BIS做出了为期七年的拒绝令,包括限制及禁止中兴通讯申请、使用任何许可证,或购买、出售美国出口的受美国出口管制条例约束的任何物品等事项,但双方同意在中兴通讯遵循协议要求的各项事项的前提下,上述拒绝令暂缓执行,直至七年暂缓期届满后予以解除。
BIS正是基于这一条款,认定中兴通讯未能严格遵循和解协议要求的事项而激活了七年拒绝令,导致中兴通讯三度受罚。
在BIS公布的官方文件中详细介绍了中兴通讯违反相关事项的具体内容。作为双方和解内容的一部分,中兴通讯同意解职其4位高级员工,并对35名其他员工减少奖金或加以处分;中兴通讯并且还于2016年11月和2017年7月在向美国政府提交的两封信中称,公司已经或即将对此前认定违规的39名员工进行了处分。
但实际上,在美方加紧调查之后,中兴通讯在2018年3月承认其“没有全面执行”一些处分措施,只解雇了4位高级员工,但其他需要介绍奖金或加以处分的35名其他员工中,除了一名员工之外,所有相关员工都拿到了2016年的奖金;并且中兴通讯也承认其在2017年向美国政府提交的信中存在“不准确之处”,希望美方理解暂缓制裁。
美国商务部执行秘书长Richard R Majauskas在文件中评估了中兴通讯的回应,并考虑到中兴通讯曾因妨碍司法调查而被美国司法部罚款的过往,他由此认为中兴再次进行了欺骗之举,做出了虚假陈述,还重复违反美国法律,最终签署了对中兴通讯激活拒绝令的文件。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